山水平利 画里乡村

信息来源:微平利 作者:邹玲 发布时间:2021-09-23 15:27 【 字体:

平利多山水,是个美丽的地方,位于大巴山北麓。这个有着“中国最美乡村”的地方,尽管很美,可是第一次去,却给我留下了很差的印象。

那是我九岁时,姐姐带我到平利去走亲戚,亲戚家在长安镇,那是一次难忘的旅程,从安康到平利,走的是老路,本来路途就远,再加上路上堵车,等到亲戚家,天都快黑了。第二天,姐姐带我到县城玩,一眼望去,只见房屋陈旧,街道较乱,地上随处能见到丢弃的垃圾,人们慵懒的蜷缩在门槛树前,转了一圈,我便吵着要回去。也是那一次,让我对平利彻底失望。后来随着学习功课的加重,我逐渐遗忘了那个地方。直到上高中时,亲戚到家,说起平利,我才知道平利有了很大的变化,但去平利依然要坐五个多小时的车,本来暑假打算去一趟的,最终还是放弃。

一晃十几年过去了,虽然居住在安康,但始终没有再去平利,只听说平利早已变了样,城市框架拉大,新建了女娲文化广场,修建了沿河步道,天书峡、龙头村、女娲山等景区日渐形成,曾几何时,也触动过我的心,可是一想到长时间坐车,终究打了退堂鼓。

去年十一月底,朋友相邀,说安平高速通车了,只需半个小时就可到平利县城,我经不起他们的软磨硬泡,也就很不情愿的再次前往,也是那次,让我对平利刮目相看,相反还钟情于此。

那天,从安康东上高速,一路走来,我所看到的景象,着实惊奇,白墙黛瓦,茶山环抱,绿树成荫,小桥流水,竹林欢歌,一派江南景象,山朦胧,水迷离。虽是冬天,依然能让人感受到生机一片,这与我记忆中的平利有着天壤之别。我不得不静下心来,试图从记忆里翻找点什么,碎片或是印痕,除了颠簸的车子,黄泥巴土路和土房子,终究没有想起更多。车子进入隧道,而我也开始穿越,作为学习汉语言文学的,原本我是比较排斥穿越的,可是这一次,我却从现代回到了十几年前,回到了那个不一样的平利。就还在我凝思之际,车子已经到了平利西,没想到今天到平利,这么快,这已经超越了我的想象。延着高速路引线往前走,只见对面一排排整齐的房子,一丛丛挺拔的绿植,撑起了这个冬天,也撑起了我对这个地方的挂念。曾经的贫穷、落后、苍凉和空旷,早已消失在我的记忆深处。跨过彩虹大桥,一座现代化的城市跃然眼前。几分钟后,我们便进了城,时至下午,一群扫地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些看上去比较体面的人,并不像清洁工,怎么在街上扫地,我问同行的朋友,他们也不知道,不等我多想,车子已经停在了长兴宾馆,我们顾不得休息,便上街找了一家餐馆。因为大家提前约好,要在平利住一晚,所以我们便不急于匆匆赶路,而是静下心来,缓慢地享受平利时光。

也许是比较挑剔的缘故,也许是去的地方相对较多,在看过平利后,我竟是那么的流连忘怀,且不说现代步伐的加快,仅就是老城的静谧,也让舍不得离开。每到一处,我都想追逐些什么,当我们行走到女娲文化广场时,又遇上了另一些扫地的人,这一次我鼓足勇气走了上去,问他们是干什么的,他们说干部,我当时就纳闷,问道,你们犯错了,这是惩罚,他们说没啊,我们在扫街呢,你看那不前边那个是我们县长呢,正带头在扫地,他后边是些群众。听完他的介绍,我突然对这座城市产生了敬意,在我的记忆里,干部是衙门的代名词,尤其是一些领导,见一面都不容易,还别说让他们上街扫地了。这在我的意识里,多半是无法接受的,可平利却这样,看着看着,我竟然也想去扫一会儿。临别时,看着他们的背影,我终于明白,平利的美丽不仅仅体现在建设上,应该是心灵的,是行动上的,是这里的人用行动和智慧凝聚起来的,这样的美是持久的,是经得起时间考验,也是“中国最美乡村”所承受的。

夜晚,我没有与他们一样,浸泡于扑克牌中,而是独自一人去了月湖,去了这个平利人精神象征和休闲的去处的地方,试图寻找点什么。站在步行桥上,遥望着湖水,皎洁的月光轻抚着水面,河风轻轻的吹着,我并没有感到寒冷,相反一股暖流涤荡全身,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已经与平利进行了融合,既空灵又直接。而身边似有似无的行人,与我无关,灯光与车辆也与我无关,那一刻,我仿佛已经走进了故事,走进了最美乡村的某段际遇里。

不知不觉,月已西下,我享受着月湖里的月光,竟感受不到倦意,一眼看去南马盘北五峰,让整个平利释放出别样的魅力。大山赋予了这个地方鲜活的魅力,无论是女娲山,还是化龙山,不管是羽峰山,还是洪家梁,都如此的让人忍俊不禁。凡是爱山之人,都知道平利。平利的山成就了绵延的地域文化,更点缀出平利的大好风景。平利的山都是有故事的,马盘山曾发生过多次战役,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9军55师、57师及陕南军区所属部队两次解放平利,均在马盘山发生过战斗,有多名烈士如今长眠于此,见证着平利的变迁。五峰山像五个手指,守护着这一方安宁,女娲山系女娲娘娘治所,化龙山撑起了巴山的脊梁,还有诸多不知名的山,延续着无法割舍的平利情怀。山与山之间紧密相连,互为一体,共同筑起了驰名于外的平利川,滋润出一片片茶园,一垄垄庄稼,一个个文明的家园。

山也铸就了平利的风景。走在坝河边上,遥望着两岸青山,河流与山脉构成的弧线,让平利裸露在蓝天之下。一条河看似如此,人也不过如此,坝河表达着平利川的包容、阔达,也凸显出平利文化的强劲与绵延。

看过平利的山水,坐落于北坡的清真寺更应该去看看,寺庙的幽静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解读平利,去感受清真寺的静谧,虽然是晚上,我仍是感到了些许暖意,我喜欢清真寺的静,就仿佛喜欢平利的夜色,无声胜有声。一个人独自在清真寺行走,有着另一种感受,月光穿过树叶,映照在青石板上,旁边有人经过,好像商量了一样,不言语,不答腔,连走路的脚步都放得很轻。透过墙壁远望,月色如歌,灯影浮动,星星点点,平利的大美全部呈现于这夜色中。如果说清真寺与平利相宜相依的话,那么琵琶岛则像一枚纽扣。在琵琶岛,嗅着花香,哼着小曲,即便不是荡舟,也让人感受着时光的美好。当内心还沉淀在琵琶岛时,天书峡的呼唤随即而来,平利多美景,一景赛一景,不必说有名的“平利八景”,也不必说天书峡的静幽,革命公园的肃穆,仅就是芍药谷的绝妙,龙头村的闲适,正阳大草甸的花海,就足以让人惊叹。

回到县城,到城南吃着平利烧烤,听着月湖流韵,整个人就醉了。

午夜,我在梦中,梦见了诗词中的李清照,她带着对平利的眷恋,似从远处走来。

回到安康后,我就在日记中写到,到了平利,内心仿佛沉静了许多,月湖月影与整个平利交织在一起,空气中弥漫着花香,连河里的水都有似乎变成甜的,多喝几口,人便会醉的。这样的生活让人向往,更让人怀念。我庆幸来到平利,感受这深厚的平利文化,品尝着这座城市的魅力,我更荣幸以一名游客的身份抵达平利,在享受美景的同时,让自己醉上一回。

| 责任编辑:徐颖